收了30万元押金 只打“白条”就入账

2013年1月,谌志刚到靖安县中源乡开发瓷土矿,按乡政府要求上缴了30万元瓷土开发押金。然而,在勘探指定采矿点后,他发现储量不佳,遂提出更换采矿点,但由于双方有约在先,乡政府未同意他的要求。此后近2年时间,他多次与乡政府交涉,要求退还押金。谌志刚称,他交押金时,只拿到一张“白条”,他怀疑该乡挪用押金,曾数次向靖安县信访局等部门反映,却一直未得到回应。

谌志刚反映的押金“白条”是怎么回事?靖安县相关部门是否未做回应?4月20日,记者前往靖安,就此展开调查采访。

谌志刚向记者出示了一张2013年1月22日中源乡政府开给他的“白条”,上面注明“今收到谌志刚瓷土开发押金叁拾万元”,收款人为中源乡政府,盖有乡政府财务专用章。

中源乡乡长余斌向记者解释,他和乡党委书记均是近期上任的,到任后已数次受理了谌志刚的诉求,承认这张30万元的押金“白条”确实是乡政府开具的,30万元已入政府非税财政专户。在乡政府与谌志刚多次沟通中,因双方都持有各自理由,未能达成一致。

余斌介绍,2013年1月,乡政府同意将采矿权发包给谌志刚,国学对企业在收取30万元押金时,双方曾有过口头协商,约定的开采范围为指定采矿点,不能越界开采;不论矿产储量如何,该押金均不予退还等。而在采矿时,国学对企业谌志刚发现指定矿点的瓷土储量少且品质不佳,就提出到指点区域外采挖,遭乡政府拒绝。乡里多次催促其按规定完善承包协议手续,国学对企业但谌志刚未有动静。到2015年,谌志刚才向乡政府提出退押金的要求。乡政府认为,谌志刚已违反口头协议,押金不予退还。

谌志刚坦承,乡政府确实数次催他补签承包协议,但他希望乡里为他更换采矿点后,再补签协议。直到2015年,乡政府始终未更换采矿点,也未补签协议,更未换取他手中的“白条”,他索性提出退押金的要求。他直言,乡政府在电话通知他补签协议未到位的情况下,应通过发函等形式再次通知,如果他仍拒绝,则押金被“没收”也无怨言。而乡政府并未履行这些善后工作,仅凭开出的一张押金“白条”,就将其押金入政府非税财政专户账,这样是否违反了有关制度?

近2年来,谌志刚持押金“白条”数次到靖安县信访局等部门反映,希望能在上级部门讨到一个说法。然而,这些部门却一直未正面向他回应。

记者在靖安县委相关部门查阅到县信访局向上级部门呈报的一份《关于谌志刚信访件的》,该件系中源乡政府于2016年1月29日提交给县信访局的汇报材料。记者发现,该材料抹去了“白条”事实,而只突出“开具了财政收据”说法。

而对于“财政收据”,谌志刚坚称从未见过。他反问,如果该收据存在,中源乡政府为何一直不以此换取他手中的白条?

此外,该乡新上任的几位负责人面对记者调查采访,也未提及“开具了财政收据”一事。

而令记者有些疑惑的是,靖安县信访局向上级部门呈报的材料为何仅有乡政府一方的说法,而就当事人重点反映的押金“白条”现象只字不提?

对谌志刚的数次信访请求,县信访局是否一直未予回应?记者就此向县信访局核实,该局办公室一女干部称:“按信访条例规定,应由属地管理部门等相关单位当事人,信访局没义务对信访人给出回应。”她拒绝回答记者的提问,并要记者先“好好学习信访条例”再提问。之后,记者直接询问该局杨姓局长,未料他同样拒绝回应,只表示“媒体采访先来个函吧,我们再给出文字答复”,就挂断了记者电话。

Related Post